Google
首頁 > 華博快訊
| 華博快訊 >> 華博動態
 
展訊|銘記歷史 珍愛和平——一戰華工史料圖片展

 

《銘記歷史 珍愛和平——一戰華工史料圖片展》正在華僑博物院展出,展覽分為7部分,通過珍貴的歷史照片和華工后裔捐贈的部分實物真實再現了華工在異國他鄉的悲舛艱辛2018年時值一戰100周年紀念日,為紀念一戰華工為歐洲大陸恢復和平和戰后重建作出的貢獻和犧牲,銘記歷史 珍愛和平——一戰華工史料圖片展”分別赴英國、比利時、法國展出,在海外僑社團、華僑華人、華工后裔以及當地友好人士中產生了熱烈的反響。

這次展覽將持續至6月16日,歡迎各界人士蒞臨華僑博物院左翼臨時展廳參觀展覽,在老照片、老物件里追溯100年前的記憶。

 

1.華工招募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全球10多億人被卷入戰爭。隨著戰爭酷烈程度的加劇與時間的遷延,交戰雙方兵員銳減,勞動力極度短缺。為此,協約國一方將目光投向了中國,希圖通過招募華工挽回頹勢。經過一番運作,法、英兩國相繼于1916年5月與10月在華展開招工,至1918年初截止,過程持續近兩年之久,招募人數達14萬之眾。

 

 

英國招募的第一批華工

 

 

 

韓廷貞的華工證件

 

 

©Harry Livingstone

華工們待發席地吃飯

 

 

 

2.遠涉重洋

孔子說:“父母在,不遠游,游必有方”。華工多是長期居于鄉村,從未遠離家門的普通農民,如果不是出于迫切的生存需求,絕不會毅然決然地離開故土,更何況是遠赴戰火紛飛的歐洲。臨別之際,他們“要同親友說句話,要買一包香煙,要再掏出一塊現洋給在路旁顫抖著的老爸爸”,種種情形,無不令人動容。

然而一經啟程,未曾預想的各種苦難、危險接踵而至。華工赴歐旅途長達一兩個月,暈船之苦、低劣的生活待遇,以及無時無刻的危險,致使許多華工身染沉疴而病逝海途。這些死者被毫無尊嚴地投入大海,給生者帶來了巨大的不安和深深的恐懼。這個時候,每個人都祈念著安全抵岸,他們唯一的信念是:“登法國大陸為升天堂”。

 

 

英招華工自山東威海、青島出發人數表

 

 © John De Lucy

1917年,華工整合完畢,登船赴歐。最初,華工赴歐的航線為輪船南下印度洋,入蘇伊士運河,經地中海到達法國。

 

William Head 檢疫站的華工墳墓。不少華工還未到達目的地歐洲就已喪生

 

 

3.戰勤保障

盡管招工合同聲明華工不參與戰事,但是華工被分配的工作大多與戰事直接或間接有關,并且派往地點也大多是靠近前線的危險地帶。登陸法國并沒有“升入天堂”,而是開始了新的苦旅。

華工的工作環境往往極其惡劣。與士兵一樣,在戰場服役的華工必須隨著戰場形勢的變化而不斷轉移。他們只能住在臨時搭建的帳篷中,每遇寒風凜冽、雨雪紛飛的天氣,就會被凍得擠成一團。有時大雨淋透帳篷,令他們夜不能寐,而白天還得照樣工作。在戰事吃緊時,華工們糧餉難繼,靠食用野菜度日。迢迢三載,沉重的勞役與惡劣的環境令華工們困苦咸嘗,艱辛畢遇”。

面對惡劣的勞作和生活條件,華工們亦能吃苦耐勞。他們在軍需生產、物資運輸、搶修道路、戰地勞役等方面表現優異,為協約國最終勝利提供了有力保障。法國總司令福煦稱贊華工“是第一流的工人,也是出色士兵的材料”。

 

©IWM

在布洛涅列隊的華工。英、法兩國對他們施行嚴格的軍事化管理。

 

©John De Lucy

北方華工一般比南方人更高大強壯,能用一只手舉起一袋燕麥,把它扛到肩膀上。

 

©John De Lucy

修理武器

 

4.異鄉生活

華工在大部分時間都能保持樂觀的心態。華工團少尉達里爾·克萊恩將華工描述成“一個簡單的、活潑可愛的家伙”,“對極其簡樸的生活心滿意足”。達里爾經常把華工比作一個孩子——“因為他的簡單,他的頑皮,他對生活坦率的喜愛,他的離奇有趣,以及他溫柔親切的性格”。

利用工余之暇開展一些娛樂活動,愉悅生活,放松身心,華工們樂而為之,管理當局也樂觀其成。尤其是每到中國新年,華工們都會以家鄉傳統方式歡慶。比如在營房前貼上春聯、擺上鮮花,在營地內組成歡慶隊伍,自己動手搭建簡易的廟宇向神靈祈福,也會表演中國的京劇、梆子戲、雜耍、舞獅、舞龍等節目,寄托對故鄉的思念。基督教青年會、勤工儉學會還會為華工們巧妙地安排業余生活,學習文化課程、組織體育鍛煉、舉辦講座、放映電影等。

 

 

©John De Lucy

天性樂觀的華工

 

 

©John De Lucy

華工工作繁重,生活枯燥,有技藝的人常常演唱、說書,娛樂大家。

 

 

5.戰后遣留

在漫長的歲月里,種種苦難、危險,讓華工們備受煎熬,甚至也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一項統計顯示,在法軍和英軍中服役的華工死亡或失蹤者計2萬余人。一戰結束以后,絕大部分華工陸續遣返回國,他們中的少數人利用在歐洲所得積蓄和學到的知識辦教育、開診所、建工廠,多數人繼續在農村務農。大約有3000名華工因與法國婦女結婚或者收到新的雇傭合同而留在法國,成為最早一批旅法華僑華人。

目前,法國和比利時有華工墓地69處,安葬了1874名華工,其中歐洲最大的華工墓地——諾萊特華工墓園安葬了884名華工。華工指揮官威廉▪布爾上尉說,“華工以忠誠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最優秀的傳統,并在東西方之間搭建起親密友誼的橋梁。”

 

 

即將回國的華工攜帶個人物品乘蒸汽車從努瓦耶勒離開

 

©John De Lucy

華工性情淳樸,受到法國女士青睞。一戰后,大約有3000名華工因與法國婦女結婚或者收到新的雇傭合同而留在法國。

 

 

留法華工張長松與法籍妻子。張長松1917年到法國做搬運工,戰后娶妻生子,定居法國機械城。

 

6.追憶華工

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華工的付出和犧牲加速了戰爭的終結,為歐洲和世界恢復和平和戰后重建作出了貢獻。他們與當地人并肩作戰,傳播了東方文化,播撒下友誼的種子,奠定了友好交往的基石。一戰華工歷史也對中國近現代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時隔半個多世紀后,在1988年一戰結束70周年之際,經過滯法華工和華人社團的不斷奔走呼吁,法方開始承認一戰華工的貢獻。近年來,隨著中歐關系的深入發展,英、法、比等國家政府、文化機構、社會團體及華僑華人紛紛舉辦各種活動,還原一戰華工歷史,追憶華工貢獻。作為華工的主要來源省,山東省也在華工歷史挖掘、研究、保護、宣傳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一戰華工是一戰歷史的一部分,是中歐關系史的一部分,也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這是一段共有的歷史和共同的記憶,銘記華工貢獻,推動和平友好,是時代交付我們的使命和責任。

 

 

 

2003年清明節期間,山東省僑務代表團赴法國參加一戰華工公祭活動。

 

 

 

2014年5月,由國務院僑辦主辦、山東省僑辦承辦的“一戰華工在歐洲”資料圖片展在英國、法國、比利時巡回展出。

 

7.華工故事

 

盡管時間過去了一百年,但我們還是可以透過華工后裔或知情者尋到有關華工的些許史跡,不斷發現新的華工遺存。這些鮮活的案例不僅豐富了我們對華工個體的認識,也加深了對一戰華工群體的理解和對時代命運的反思,建立起歷史與現實的聯系。

 

 

 

華工畢粹德的勛章。畢粹德是山東萊蕪市上裕村人,1917年與同村11華工一起應募赴法,后與家人失去聯系,音訊全無。同村的其他華工歸國后帶回了畢粹德去世的噩耗畢粹德在做飯時被炮彈炸死。與大多數華工一樣,畢粹德被英國軍方授予騎士勛章,滾邊刻著畢粹德在華工隊的編號“97237”這成為后人尋找畢粹德墓地關鍵線索

 

 

 

華工孫干與他撰寫的《歐戰華工記》。孫干是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和尚坊村人,出國之前是一名教師其他多數華工出國動機不同,孫干主要是為了考察西方教育。回國以后就自己的見聞寫成《歐戰華工記》

 

點擊數:849  錄入時間:2019-5-20 【打印此頁】 【返回
地址: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南路493號 電話:0592-2085345
版權所有 華僑博物院 閩ICP備16023808號-1
 
2019年香港神算子开奖视